原文網址: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7150

2012-4-12 22:27 作者:
林益仁
■林益仁

宜蘭南山部落的巨木被盜砍的消息傳出,連續幾天炒得沸沸揚揚!巨木遭難令人痛心,也扯出司馬庫斯部落族人乃涉案山老鼠的案外案,更讓司馬庫斯部落的支持者感到錯愕傷心。我的牙醫朋友急著打電話問我,怎會如此?今早報端「神木守護神盜神木,司馬庫斯蒙羞」的聳動標題,更直刺公元兩千年以來,台灣保育界有關「原住民是山林守護者」論述的心臟而來。同時,對於很多人心目中居於浪漫雲端的司馬庫斯部落也是極大的傷害。

破滅的山林守護神話

這次的盜砍事件,確實凸顯過去「原住民是山林守護者」的論述過度簡化,且一直沒講清楚的內涵。我曾在一篇評論「西雅圖酋長演說」的文章中指出(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32/cf/fd.html),浪漫派的保育人士過度渲染「高貴野蠻人」(noble savage)的論調,主觀地認為原住民自有一套不輸給外人且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價值觀。問題是,這種看法卻無法看清歷史上這些(縱使是優良的)價值觀,早因慘痛的殖民歷史所導致的社會變遷被切割得支離破碎了。

 

台東利嘉年林道僅存的千年牛樟樹,遭到山老鼠開腸破肚,引起林政單位、社區民眾和司法單位的憤怒,誓言保護這棵老樹。(圖文/中央社)

 

坦白講,這些困局是過去「原住民是山林守護者」論述一直沒有認真面對的。這次,一個人人稱羨的司馬庫斯部落的少數族人,越過自己的傳統領域,潛入鄰近南山部落的傳統領域,盜取千年歲月的檜木生命,這本是嚴重違反泰雅族Gaga傳統規範的嚴重惡行,當國家檢調力量大肆搜捕的同時,部落傳統Gaga規範的作用力卻被極度壓縮,甚至連披露的媒體也用諷刺性的字眼來下標。

原民傳統規範的虛弱化

這個事件顯露出部落內部與部落之間(南山與司馬庫斯)傳統規範約束力的虛弱。究其實,這才是部落真正艱困的社會處境。原住民領袖實在有必要發揮極高的道德勇氣,公開譴責這些不肖的害群之馬與其背後的集團。

為什麼原住民可以是山林守護者?這絕對不是單靠血統與身分即可簡單證成的問題。加州大學地理學者Jared Diamond就曾指出,與台灣原住民同屬南島民族的南美洲智利外海的復活節島上的原住民,正是因為大肆砍伐森林而導致全族滅亡!這樣的例子並非個案或特例。

在此同時,我們也見到學者舉出許多原住民傳統生態知識可貴的案例。正反對比之下,根本的重點正在於擁有實踐原住民傳統文化中,尊重山林及與之互惠共存的自然價值的能力,而不只是血統與身分,才可能確保山林永續。話說回來,我確實相信多數的司馬庫斯族人不會如此,但為何有一些人會做出這些行為呢?

歷史上,原住民遭遇外來殖民者統治所導致的社會變遷,一直是重要的原因。生產方式的改變,學習主流社會一切向錢看齊的價值觀,以及山地現代化與平地化的諸般國家政策,更是不可忽略的部份。

沒有明天的土地開發模式

為了賺取現金,部落族人不是往外流動,進入主流社會的低層勞動市場,就是引進外來強大資金買賣土地、開發自然資源,展開「沒有明天」式的土地發展模式。在此情況下,優良的傳統知識、價值與社會規範逐步淪喪是可預期的。

可悲的是,不管如何,在這種開發模式下,原住民始終是被資金力量控制與剝削的直接對象。我很不願意這樣講,但以下卻是事實。即,一些原住民(包括不少政治人物)也開始提升自己,成為壓迫族人結構的幫辦。在此情況下,過去的傳統知識與價值中所強調的互惠式人地關係,已然被強取豪奪的發展手段摧毀至所剩無幾。依我之見,「原住民是山林守護者」論述是原住民部落發展必須堅持的要項,但如果沒有面對此一原住民部落所深陷之基本結構性問題,斷然沒有繼續發展的空間。司馬庫斯部落過去因為有生態旅遊所建立起來的經濟基礎,加上活化傳統知識與堅持具有主體性的抵抗行動,才有能力對此一壓迫性結構作出些微的回應。

 

▲宜蘭縣大同鄉「南山神木群」10多棵神木遭山老鼠集團盜伐,宜蘭檢警4月10日宣布逮捕以何姓男子為首的集團成員共12人,起出樹瘤、板根與角材共47件贓物。(圖文/中央社)

 

衡諸此一結構,部份族人追逐眼前極短的利益與誘惑(金錢與毒品),甘願被人利用,鋌而走險的結果,其實放在台灣的原住民部落的社會脈絡下,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在相當程度上,眾人所驚奇於司馬庫斯的種種,反而是難能可貴的成就與例外。但這次的衝擊,確實已是司馬庫斯部落必須深自反省與審思的時機。

山老鼠背後的黑手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被逮的部落族人充其量也僅是小山老鼠而已,在背後操控這些原住民的應是這些需要高貴木頭的高級買家與銷貨的網絡。根據報端消息,這個網絡還是具備槍枝武力的集團,他們是躲在暗處,僥倖自己再一次脫逃,或是繼續籌備下一次的出擊呢?可悲的總是這些在前面檔子彈的弱勢原住民。

如果國家真正關注山林的保育與原住民部落的永續發展,認真對抗這種結構性的黑暗勢力才是正辦,而不是抓幾個小山老鼠祭旗就算數。更不要每次都命案發生了,才瘋狂地找兇手!有沒有防患於未然之道呢?

問題是,這些可是連優秀巡守員都忌憚且結合在地的集團勢力。如果這些力量不退,那些處於社會邊緣的弱勢原住民個體,難保不會一個接一個掉入此一利益與脅迫的網羅!面對眼前這種囂張於偏遠部落山區的集團性力量,單靠檢調的查緝,是否真的有效,我很懷疑。特別是,這次某林務局官員嗆聲「盜亦無道」的說法,更令人玩味!

認真地想,如果黑暗勢力總是無所不用其極地與可資利用的原住民配合牟取暴利,國家難道不應認真思考,尋求在地部落正面善良力量結盟,進而護衛我們共同的山林嗎?這一次南山的檜木盜砍案,或許是一個跨越族群以及部落/國家分野的山林保育行動的時機了!現在就要趕快做,免得將來後悔莫及。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系副教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letfund 的頭像
milletfund

財團法人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部落格新站)

milletfu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